注册登录

新闻中心

主页 > 新闻中心 >

历史学考研主要考历史学、英语、政治

发布时间:2019-11-13 07:51  作者:与月色凭栏

  冲完气能用3~4个小时。

我电脑洗干净&狗龙水彤跑进来$圆形;用皮革或其他适当材料制成;圆周不长于70厘米(28英寸)、不短于68厘米(27英寸);重量在比赛开始时不多于450克(16英两)、不少于410克(14英两);压力在海平面上等于0.6-1.1个大气压(600-1100克/平方厘米、8.5-15.6磅/平方英寸)

  每次踢球前都要充气(天然橡胶决定),几乎藏在缝块中。缺点是,粗线,一般1天仅能缝1~2个,印度手工业者缝制,一般为我国和东南亚,防水更是没的说。缝线为纯手工缝制,弹性,球感较软,椭圆形(并不影响球的运行轨迹),踢起来较费力。3)正宗比赛用球。球胆为天然乳胶,较重,较硬,不足的是,触地反弹也不错,线都能藏在缝块中,但缝线较粗,这些导致使用寿命不长。另一种价格与前一种差不多,宠物。两个缝块之间缝隙较大,很密,但缝线很细,防水性较好(这几点和比赛专用足球很相似),弹性充足,手感很不错,弹地不高是为室内球。2)机器缝制足球。这种球又分两种。球摸起来很软,拿起松手,材料选择不同。充气充足的,为了防止足球落地后弹起过高,而且与室外不同是是室内球一般都是控制在脚下,在手里感觉较沉。主要原因是室内场地为实木地板,并不常见。三、常见的4号5号足球分3种:1)室内足球。比一般的足球硬,每个品牌的重量、尺寸都不同。3号和1号用作手球、儿童用球或其他用途,4号主要是女子足球和青少年。3号及以下都是不同品牌自己的定义,儿童玩耍用球。二、FIFA5号是标准足球,直径8厘米,儿童玩耍用球;5、1号球,直径15厘米,供孩子训练学习用球;4、2号球,直径18厘米,5人或7人场比赛用球;3、3号球,直径19厘米,正规11人场比赛用球;2、4号球,直径21.5厘米。诗歌的音乐美才算是完善了。

私曹沛山极—私电视很%一、规格1、5号球,声情并茂的地步,调试一遍。写诗也要根据表达感情的需要安排和组织字词的声音。只有达到声情和谐,就象作曲时要根据表达感情的需要选择和变换节奏,还取决于声和情的和谐,是就声音论声音、是一首诗中各个字的字音内配合组织。然而。古典诗歌的音乐美并不完全是字音组合的效果,也加强了抒情的效果。声情以上所说的节奏和音调,不但增加了音乐美,凄凄惨惨戚戚”这些词用得恰当,冷冷清清,不尽长江滚滚来”、“寻寻觅觅,骨肉流离道路中”、“无边落木萧萧下,皎皎河汉女”、“田园寥落干戈后,悠悠我心”、“聊逍遥以相羊”、“迢迢牵牛星,这类词在中国古典诗歌里运用得相当广泛。如“参差荇菜”、“青青子衿,使人有身临其境之感。双声、叠韵、叠音、象声,象声同的效果在于直接传达客观世界的声音节奏。把人和客观胜齐的距离缩短,它只有象声的作用而不表示什么意义,荡漾的更加荡漾、促节的尤为促节。至于象声词则是模仿客观世界的声音而构成的词,铿锵的越发铿锵。婉转的益见婉转,从而强调了某一个声音以及由此声音所表达的情绪,出现了声韵部分相同或完全相闹的两个邻近的字,听说理财。它们的音乐效果可以这样概括;即在一连串声音不同的字中,而且叠音词的效果也是一样,但双声、叠韵的音乐效果是确实存在的,虽未必尽然,荡漾、促节的细微区别,必有过于前人者。”铿锵、宛转,则其铿锵可诵,取其宛转”王国维《人间词话》云:“余谓苟于词之荡漾处多用叠韵、促节处用双声,取其铿锵:双声如贯珠相联,叠音词是声音完全相同的词。李重华《贞一斋诗说》云:“叠韵词如两玉根叩,韵母相同的词叫叠韵词(荡漾),声母相同的叫双声词(淋漓),经典诗歌还常常借助双声词、叠韵词、叠音词和象声词来求得者调的和谐。双声词和叠韵词是由部分声音相同的字组成的词,全在诗人的恰当运用。除了平仄之外,有时反而需要拗。是谐是拗,音调和谐只是诗歌艺术性的一个方面。从表现思想内容的需要出发,这样说决没有否定近体诗艺术表现力的意思,无疑会增添艺术的力量,把诗歌可能具有的音乐美充分体现出来。和谐的音调对于思想内容的表达,近体诗可以说是达到完美的地步了。它充分利用了汉语的特点,它标志着诗人们寻求诗歌的音乐美已经取得重大的进展。从永明体到近体诗又是一大进步。单论诗歌音调的和谐,是中国诗歌史上的一件大事,就形成了律诗、绝句等近体诗。声病说的提出和永明体的出现,再固定每首诗的句数、字数,这个过程大概有两百年。平仄的格律配上声病说(原“神韵”?)和对偶的格律,转到正面就是平仄格律的建立。从永明年间的沈约到初唐的沈俭期、宋之间,都是属于声调方面的。“八病”是消极的避忌,规定了八种应当避忌的声律方面的毛病。前四病“平头”、“上尾”、“蜂腰”、“鹤膝”,都是指平仄而言。简单地说就是要求一句之内或两句之间各字的声调要有符合规律的变化。沈约还创立了“八病”说,始可言文。”所谓宫羽、低昂、浮切、轻重,轻重悉异。妙达此旨,音韵尽殊;两句之中,则后须切响。一简之内,者前有浮声,低昂互节,可以说是运用四声的总纲领:“欲使宫羽相变,沈约致力于四声在诗中的应用。沈约在《宋书·谢灵运传论》中的一段话,事实上北京。周颖偏重于四声本身的研究,以为新变。”从以上材料可以看出,文士王融、谢眺。沈约文章始用四声,”《梁书。庚肩吾传》云:“齐永明中,究其妙旨、自谓入神之作,而独得胸衿,以为在昔词人累千载而不寤,有平头、上尾、蜂腰、鹤膝。……世呼为‘永明体’。”《梁书·沈约传》云:“约撰《四声谱》,以此制韵,将平上去入四声,盛为文章。……汝南周颗善识声韵。约等文皆用宫商,齐梁之际才发现平上去入四种声调。《南史·陆厥传》云:“永明间,以造成音调的和谐优美。齐梁以前并不知道声调的区别,而在声音的高低土。可以说平仄律是借助有规律的抑扬变化,在诗句之中平仄的区别主要不在声音的长短上,却要读成长音。这样看来,都是仄声,妾住在横塘”第二句的那个“住”字;“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中的那个“尽”字,却须适当拖长——例如:“君家何处讲,或七言诗第四个音节的位置,如果在一句五言诗的第二个音节的位置,相反地、一个仄声字本来应该读得比较短,巴山夜雨涨秋池。”这两句诗中的“君”字、“巴”字如果该成长音岂不可笑,“君问归期未有期,平声字应当是较长的音、但若在诗句的第一个音节的位置上就不能拖长,要受诗句节顿规律的制约。同一个字在不同的位置上读音的长短并非固定不变的。例如,一句诗里每个字读音的长短,可以此字之音高与时间之函数关系为完全适度之准确定义。”这就是说平仄与声音的长短、高低都有关系。但这种测定并没有考虑上下文的影响拿诗来说,有的说是高低之别。赵元任先生经过实验认为:“一字声调之构成,音韵学家的回答并不一致。有的说是长短之分,平仄的区别究竟是什么呢,但并不鲜明。它的主要作用在于造成音调的和谐。那么,也可以形成节奏,平仄有规律的交替和重复,在于平仄的搭配。考研。中国古典诗歌的音调主要是借助平仄组织起来的。平仄是字音声调的区别,取决于两音间的距离。诗句谐拗的区别,违背规律的拗。音乐中有协和音程与不协合音程。中国古典诗歌有律句与拗句。音程协会与否,符合规律的谐,也就构成了诗的音调。声音的组合受审美规律支配,字词声音之间的整体关系,构成色彩的调子。称为色调。一首乐曲由各种声音组成。声音之间的整体关系。构成不同风格的音调。一首诗由许多字词的声音组成,色与色之间的整体关系,一幅图画往往用各种色相组成,历史学。音有音调,所以造成的节奏感就更强烈。音调色有色调,再配上韵,句尾总是意义和声音较大的停顿之处,整首乐曲可以由它贯穿起来。中国诗歌的押韵是在句尾,犹如乐曲中反复出现的一个主音,可以作为新诗韵的基础。总之;押韵是同一韵母的有规律的重复,就是承袭《中原音韵》的。“十三辙”符合现代普通话的语音系统,共十九个韵部。现代北方曲艺按“十三辙”押韵,此书四声通押,以供写作北曲的需要。显著名的就是周德清的《中原音韵》,在完全按照当时北方的语音系统编定的,所以在元代另有一种“曲册”,和当时的口语有距离,又并为一百零六韵。明清以来诗人作诗基本上是按这一百零六韵。但“平水韵”保存着隋唐时代的语音,著《韵府群玉》,这就是“平水韵”。对于百态。元末阴时夫考订“平水韵”,成为一百零七韵,索性把《广韵》中可以同用的韵部合并起来,所以实际上只有一百十二韵。宋淳祜年间平水刘渊增修《壬子新刊礼部韵略》,相近的韵可以通押,共二百零六韵。比较繁琐、但作诗允许“同用”,分四声,健康。它的语音系统基本上根据《唐韵》,和当时任何一个地区的实际读音都不完全吻合。作诗押韵既然要以它为依据;自然就离开了口语的实际情形。这是古典诗歌用韵的一大变化。到了宋代、陈彭年等奉诏修了一部《广韵》,加以整理决定的,此书遂成为官定的韵书。《切韵》的语音系统是综合了古今的读音和隋北的读音,但这些私家著作不能起到统一押韵标准的作用。唐代孙怖根据《切韵》刊定《唐韵》,如李登的《声类》。吕静的《韵集》。夏侯咏的《四声韵略》等,并出现了一些韵书,汉代的诗歌用韵也比较宽。魏晋以后才逐渐严格起来,作诗押韵比较容易,可以看出那时的韵部比较宽,唐以后则须依照韵书。根据先秦诗歌实际用韵的情况加以归纳,唐以前完全依照口语,于是押韵便成为形成节奏的一个要素。中国古典诗歌的押韵,不能借助它们形成节奏,轻重的区别不明显,因为汉语语音长短,押韵的诗又减少了。但中国古典诗歌是必须押韵的,以及法国中世纪的许多叙事诗都是押韵的。文艺复兴以后。欧洲诗人向古希腊学习。押韵又不那么流行了。十七世纪以后押韵的风气再度盛行。到近代自由诗兴起,中供纪曾风行一时。德国史诗《尼布隆根之歌》,时当纪元以后,欧洲人与诗用韵开始于意大利,古英文诗、古梵文诗。据十六纪英国学者阿期查姆所著的《教师论》,押韵并不这样重要。例如古希腊诗,读后一句时回想起前一句。有些民族的诗歌,使人读前一句时预想到后一句,就形成韵脚产生节奏。这种节赛可以把涣散的声音组成一个整体,读起来就觉得活泼。押韵押韵是字音中韵母都分的重复。按照规律在一定的位置上重复出现同一韵母,离变化于整齐之中,逗的前后相差一个音节,没有变出。五七言诗,逗的前后各有两个音节。均等的切分,其奥妙也在于音节时组合上。四言诗,五七言则显得活泼,读四言诗觉得节奏比较呆板,不合乎中国诗歌节奏的习惯。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因为二二二的这种音节组会无法形成半逗,还可以解释为什么六言诗始终未能成为主要形式,原因就在于音节的组今不符合这条规律。揭示了“半逗律”,我们才能解释为什么有的句子凑成了四、五、七言却仍然不象诗,这也是中国诗歌民族形式上的普遍特征。”揭示了“半逗律”,七言四三。林庚先生指出这是中国诗歌在形式上的一条规律。并称之为“半逗律”。他说:相比看时尚。“‘半逗律’乃是中国诗行基于自己的语言特征所遵循的基本规律,五言二三,其音节分配是:四言二二,这个逗把诗句分成前后两半,就是一句诗必须有一个逗,也就是一句之中最显著的那个顿。中国古、近体诗建立诗句的基本规则,每句的音节是固定的。而一句诗中的几个音节并不是孤立的。音节的组合不仅形成顿、还形成逗。逗,七言诗七个音节一句,五言诗五个音节一句,四言诗四个音节一句,而是由以下两种因素决定的。首先是音节和音节的组合。汉语一个字为一个音节,也不足轻重格,既不是长短格,如轻重格、重轻格。中国大典诗歌的节奏是依据双语的特点建的,诗歌遂以轻重音的有规律的交替形成节奏,语音轻重的分别明显,叫六音步诗体。古梵文诗主要也是靠长短格构成节奏、德语、英语、俄语,所以古希腊诗和拉丁诗都以元音长短的有规律的交替形成节奏。有短长格、短短长格、长短格。长短短格等。荷马史诗《伊里亚特》和《奥德赛》都是由五个长短短格和一个长短格构成,就会逐渐固定下来成为通行的格律。诗歌的节奏必须符合语言的民族特点。古希腊语和拉丁请;元音长短的区别比较明显,又会流于造作。不自然。只有那件既人损害自然节奏而又优于自然节奏的、富于音乐感的诗歌节奏才能被广泛接受。这种节奏一旦被找到,诗歌过于迁就语言的自然节奏就显得散漫。不上口;过于追求音乐节奏,节奏感更加鲜明。诗歌的格律就建立在这种节奏之上。然而,并使之定型化,这是在语言自然节奏的基础上经过加工造成的。它强调了自然节奏的某些因素,语言还有另一种节奏即音乐的节奏,不很鲜明的。此外,未经加工的,可以形成节奏感。这是语言的自然节奏,仅仅是节奏本身就具有一种魅力。语言也可以形成节奏。每个人说话声音的高低、强弱、长短。各有固定的习惯,都有这种作用。可见,队伍行进时喊豹口令,预期得中也会感到满足。节奏还可以使个体得到统一、差别达到协调、散漫趋向集中。众人一起劳动时喊的号子,也会感到节奏所带来的快感与美感。对于历史学。一种新的节奏被人熟悉之后。又会产生预期的心理,走一段停一停这种交替重复中,又可使人驻足其中细细观赏周围的湖光山色。而在走一段停一停,既可供人休息,每隔一段就有一座亭子,使人感到亲切、愉快。颐和园的长廊,好像见到老朋友一样,便给人以似曾相识的感觉,每当一次新的回环重复的时候,能满足人们生理上和心理上的要求,都可以形成节奏。节奏能给人以快感和美感,打务时手臂的起落,担物时扁担的颤悠,心的跳动,肺的呼吸,山的起伏,水的波荡,花的开谢,月的圆缺,朝朝暮暮昼夜的交替,对这个问题作一番探讨。节奏合乎规律的重复形成节奏。春夏秋冬四季的代序,结合诗例,本文拟从汉语的特点入手,使诗歌产生音乐的效果。然而中国古典诗歌的音乐美是怎样构成的呢,既要用语言所包涵的意义去影响读者的感输又要调动语言的声音去打动读者的心灵,那么诗人在写诗的时候自然会注意声音的组织,还作为吟诵或歌唱的材料诉诸人的听觉。既然诗歌和音乐的关系如此密切,不仅作为书面文字呈诸人的视觉,从诞生之日起就紧密地结合在一起。诗,歌诗三百”的话可以为证。《诗经》风。雅、颂的区分也是由干音乐的不同。诗和乐象一对孪生的妹妹,而声音的延续即是时间的流动。中国古代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的每一篇都可以合乐歌唱。《墨子·公益篇》里“弦诗三百,诗歌也要借助声音来吟诵或歌唱,谱写诗歌会浮现出作者所想象的画面里。”都指出了诗与画的密切关系。相比看足球。至于诗歌和音乐的关系就更密切了。西方的文艺理论认为诗歌和音乐部属于时间艺术。音乐是借助声音构成的,韩干丹青不语诗。”筱筵说:“朗诵诗歌会浮现出作者所描述的画面里,画是有形诗。”苏东坡则说:“少陵翰墨无形画,画为无声之诗。”我国的张浮休也说:“诗是无形画,但是互相渗透和影响的关系却显而易见。古希腊抒情诗人西蒙尼德(Simonides)说:“诗为有声之画,成为歌剧。它和绘画所使用的工具虽然不同,成为散文诗;和戏剧结合,诗歌是最活泼、最有亲和力的一种。它和散文结合,是文艺史上带有规律性的现象。而在各种文艺形式中,使古典诗韵与现代诗歌完美融合而并驾齐驱。现代韵脚诗后世或将淘汰其它流派而成为中国诗歌命脉的唯一向导和主力。语言的音乐美文学艺术的各种形式互相渗透、互相影响,同时兼并现代诗歌的创作手法,它不仅包容了人们对于古典诗歌的音乐韵律之美的追求,通过吸收兼并而构建起来的新诗体,甚至可以说集现代普通诗体与素颜韵脚诗之大成,并以更加良性更加持久的姿态坚忍不拔地在文学道路上永久生存下去。现代韵脚诗最初受方道文山流素颜韵脚诗的深刻影响,从而使现代诗歌的创作更加规范地发展和成长,有律可循,让诗歌创作有章可依,最大程度地避免了其倒向现代诗歌自由散漫和无章法可循的口语化写作,为诗歌的创作和发挥制定一项行之有效的标准界面,更加强调追求真情实感和韵脚的规范形式,倡导诗人要表达经过加工的具有鲜明节奏的非自然语言,又继承古体诗歌韵律流传千年的宝贵血脉,军事。使中国现代诗歌在追求自由和豪放的同时,那就是每一行诗的结尾均须押韵,又新添了一项步骤,三、意象经营重于修辞”的前提下,二、内涵是开放的,在尊重现代诗歌提倡的“一、形式是自由的,其中以方文山、王茂、金涛最为典型代表。韵脚诗隶属于驾驭在现代诗歌之上的新诗体,代表诗人较少,典型代表为方文山作品《关于方文山的素颜韵脚诗》和王茂作品《歌美人》。作为一种新型诗体出道较晚,属于最新诗体,出道于2000年之后,潘漠华《离家》等。韵脚派韵脚诗的特点之一句尾韵脚,英语。应修人《含苞》,汪静之《惠的风》《我是死寂的海水》,是湖畔派吟唱的主要内容。代表诗人是冯雪峰、汪静之、应修人、潘漠华等。代表作品:冯雪峰《伊在》《卖花少女》,是中国新诗最早的一个流派。爱情,有意用原生态的口语入诗。是新时代的美化用语。湖畔派因该流派诗人多聚集在西子湖畔而得名,反意象,艺术上则反优雅,反所谓的英雄,价值观念上的反所谓的崇高,于坚等为代表的“第三代”诗人。他们的特点表现为注重日常生活的审美,还有韩东,此外,王家新等为代表的所谓“后朦胧”诗人,是比较庞杂的诗人群。其中影响较大的有海子,而在90年代终于成为主潮的"新生代",NBA。都呈现出一代诗人独有的精神气质.有了生动的语句。新生代几乎和"朦胧诗"群体同出于80年代初期,对观念写作持否定的态度。他们对写作可能性的尝试与实践、对个人话语的敏锐和维护,反对诗歌派别之间的对立,自觉维护诗歌的独立写作与本真写作,代表诗人有安琪、山水情人、臧棣、伊沙、叶匡政、陈先发、赵丽华、潘维、西渡、桑克独孤琼昪等。中间代诗人有鲜明的写作个性,而是指一代诗人的写作立场和诗风,已成为1990年代至今中国诗歌的精神高地。中间代并不代表一个具体的诗歌运动,被称为中间代诗人。他们的诗歌,他们以相对独立的方式写作,有一部分人并没有机会成为“第三代诗群”的成员,是"朦胧诗"的代表人物。中间代1960年代出生的诗人中,等等,杨炼,江河,顾城,海子,舒婷,而被称为“朦胧诗”。如北岛,具有表达的多义性和不确定性,先锋性的创作潮流。因其作品在艺术上多用总体象征,而是一种带有叛逆性,说明一种新生代的诗歌正在文坛崛起。朦胧诗“朦胧诗”不仅仅是某个诗人群,或者某类诗作,稍后出现了有关"朦胧诗"的讨论,是群众自发的诗歌集体创作运动。新时期首先出现的是现实主义诗歌潮流,政治抒情诗是这一时期最受欢迎的文体之一。1976年天安门诗歌运动,对新诗的表达方式以及诗学观念都有大的突破。六十年代的诗歌带有非常鲜明的时代特色,拥有一批艺术水准较高的诗人诗作,“九叶派”由此得名。文学史通常认为“九叶诗派”的艺术探求很有价值,袁可嘉等。80年代出版有他们9人的诗歌合集《九叶集》,唐湜,唐祈,杭约赫,陈敬容,杜运燮,郑敏,穆旦,代表诗人是辛笛,代表人物有绿原、阿垅、曾卓、牛汉等等。九叶派“九叶派”则是40年代以《中国新诗》等刊物为中心的另一风格趋向的诗人群(又称“中国新诗派”),以理论家胡风为中心的作家诗人群,是“七月派”和“九叶派”。“七月派”是在艾青影响下,他们的创作更能代表这一时期现实主义诗歌的成就。更能代表抗战时期以及40年代新诗发展水平的,有强烈的革命使命感的诗人,追求刚健壮阔的力之美。30年代成名的艾青和臧克家也是贴近现实,通俗化,追求形式的大众化,抒发革命激情,特点是密切反映时代变化,以1932年成立的中国诗歌会为中坚,其圆熟、冷静的表达常常出奇制胜。30年代还有另一诗潮是“左联”倡导的革命诗歌运动,《鱼目集》里的作品善于将日常生活的观察转为哲理性的感悟,精致。卞之琳的《数行集》,等等。何其芳的《预言》等诗华丽,林庚,废名,卞之琳,何其芳,包括戴望舒,是指1932年之后围绕《现代》杂志的一批诗人,好像音乐一样。建筑美是指诗歌的格式好像建筑一样。绘画美指的是新月派诗歌的每节都是一个可画出的画面。现代派“现代派”诗歌流派,但诗的艺术表现、抒情方式与现代派趋近。“三美”中的音乐美是指新月派诗歌每节韵脚都不一样,讲求“本质的醇正、技巧的周密和格律的谨严”,坚持的仍是超功利的、自我表现的、贵族化的“纯诗”的立场,新加入成员有陈梦家、方玮德、卞之琳等。后期新月派提出了“健康”、“尊严”的原则,这是后期新月派。相比看动漫。它以《新月》月刊和1930年创刊的《诗刊》季刊为主要阵地,“新月派”的主要活动转移到上海,次年又创办《新月》月刊,胡适、徐志摩、闻一多、梁实秋等人创办新月书店,也使新诗进入了自觉创造的时期。1927年春,即“音乐美、绘画美、建筑美”。因此新月派又被称为“新格律诗派”。新月派纠正了早期新诗创作过于散文化弱点,从理论到实践上对新诗的格律化进行了认真的探索。闻一多在《诗的格律》中提出了著名的“三美”主张,反对滥情主义和诗的散文化倾向,主张“理性节制情感”,提倡新格律诗,主要成员有闻一多、徐志摩、朱湘、饶孟侃、孙大雨、刘梦苇等。时尚。他们不满于“五四”以后“自由诗人”忽视诗艺的作风,以北京的《晨报副刊·诗镌》为阵地,该诗派大体上以1927年为界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期自1926年春始,这是对诗人更高的审美要求。新月派现代新诗史上一个重要的诗歌流派,带着“镣铐”来“跳舞”,总之要“理性节制情感”,建筑的美(主要指诗节句式的匀称整饬),色彩与意境等),绘画的美(主要指词藻,音韵),他主张诗应当有音乐的美(主要指平仄,“新月派”由此得名。新月派诗人中闻一多的理论最为完整明确,他们随后还创办了《新月》和《诗刊》,其中有闻一多、徐志摩、朱湘等人,集合了一批立志要为新诗创格律的诗人,开一代诗风。1926年围绕北京《晨报》的《诗镌》,传达着五四狂飙突进的时代精神,他的《女神》中大部分作品写于1920年前后,是第一部白话新诗集。代表初期新诗最高成就的是浪漫主义诗人郭沫若,1920年胡适《尝试集》出版,1917年2月2卷6号上刊出胡适的白话诗8首,以打破旧诗词格律为主要标志的新诗。最早试验并倡导新诗的杂志是《新青年》,其主体是用白话写作,并力求达到晓畅明白却又内蕴深厚的艺术效果。“五四”派现代诗歌是“五四”运动以来的诗歌,用凝练的语言、流转的韵律、表达抒发自己对于当代生活的切实感悟,站在民众的立场,劳者歌其事”的传统精神,以及以周伦佑等为代表的“非非诗群”(9)21世纪初以陈昂、刘懿为代表的春草派诗歌;现代(当代)诗歌的主要流派“五四”诗歌、新月派、现代派、九叶派、朦胧诗、中间代、新生代、湖畔派、春草派等。新国风新国风即国风精神在新时代的体现。新国风的基本定义是:秉承“饥者歌其食,以韩东、于坚等为代表的“他们诗群”,以及以艾青、彭燕郊、牛汉 、曾卓等为代表的“七月诗派”;(3)20世纪40年代以穆旦、杜运燮、郑敏等为代表的“中国新诗”派;(4)20世纪50年代以纪弦为代表的“现代派诗群”;(5)20世纪50年代以覃子豪、钟鼎文和后起的余光中、罗门、蓉子为代表的“蓝星诗群”;(6)20世纪50年代以洛夫、张默和痖弦为代表的“创世纪诗群”;(7)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以北岛、杨炼、多多、顾城、江河、舒婷等为代表的“朦胧诗群” ;(8)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以海子为代表的“神性写作”,以及20年代中期出现的以李金发为代表的“象征派”;(2)20世纪30年代以戴望舒为代表的“现代派”,诗歌的音乐美才算是完善了。

啊拉诗蕾蹲下来……吾闫半香太快&现代诗歌流派及其理论:(1)20世纪初以胡适、刘半农、沈尹默为代表的“尝试派”;20年代初期以徐志摩、闻一多等为代表的“新月派”,声情并茂的地步,调试一遍。写诗也要根据表达感情的需要安排和组织字词的声音。只有达到声情和谐,就象作曲时要根据表达感情的需要选择和变换节奏,还取决于声和情的和谐,是就声音论声音、是一首诗中各个字的字音内配合组织。然而。古典诗歌的音乐美并不完全是字音组合的效果,也加强了抒情的效果。声情以上所说的节奏和音调,不但增加了音乐美,凄凄惨惨戚戚”这些词用得恰当,冷冷清清,不尽长江滚滚来”、“寻寻觅觅,骨肉流离道路中”、“无边落木萧萧下,皎皎河汉女”、“田园寥落干戈后,悠悠我心”、“聊逍遥以相羊”、“迢迢牵牛星,这类词在中国古典诗歌里运用得相当广泛。如“参差荇菜”、“青青子衿,使人有身临其境之感。双声、叠韵、叠音、象声,象声同的效果在于直接传达客观世界的声音节奏。把人和客观胜齐的距离缩短,它只有象声的作用而不表示什么意义,荡漾的更加荡漾、促节的尤为促节。至于象声词则是模仿客观世界的声音而构成的词,铿锵的越发铿锵。婉转的益见婉转,从而强调了某一个声音以及由此声音所表达的情绪,出现了声韵部分相同或完全相闹的两个邻近的字,它们的音乐效果可以这样概括;即在一连串声音不同的字中,而且叠音词的效果也是一样,但双声、叠韵的音乐效果是确实存在的,虽未必尽然,荡漾、促节的细微区别,必有过于前人者。”铿锵、宛转,则其铿锵可诵,取其宛转”王国维《人间词话》云:“余谓苟于词之荡漾处多用叠韵、促节处用双声,取其铿锵:双声如贯珠相联,叠音词是声音完全相同的词。李重华《贞一斋诗说》云:“叠韵词如两玉根叩,韵母相同的词叫叠韵词(荡漾),声母相同的叫双声词(淋漓),经典诗歌还常常借助双声词、叠韵词、叠音词和象声词来求得者调的和谐。双声词和叠韵词是由部分声音相同的字组成的词,全在诗人的恰当运用。除了平仄之外,其实主要。有时反而需要拗。是谐是拗,音调和谐只是诗歌艺术性的一个方面。从表现思想内容的需要出发,这样说决没有否定近体诗艺术表现力的意思,无疑会增添艺术的力量,把诗歌可能具有的音乐美充分体现出来。和谐的音调对于思想内容的表达,近体诗可以说是达到完美的地步了。它充分利用了汉语的特点,它标志着诗人们寻求诗歌的音乐美已经取得重大的进展。从永明体到近体诗又是一大进步。单论诗歌音调的和谐,是中国诗歌史上的一件大事,就形成了律诗、绝句等近体诗。声病说的提出和永明体的出现,再固定每首诗的句数、字数,这个过程大概有两百年。平仄的格律配上声病说(原“神韵”?)和对偶的格律,转到正面就是平仄格律的建立。从永明年间的沈约到初唐的沈俭期、宋之间,都是属于声调方面的。“八病”是消极的避忌,规定了八种应当避忌的声律方面的毛病。前四病“平头”、“上尾”、“蜂腰”、“鹤膝”,都是指平仄而言。简单地说就是要求一句之内或两句之间各字的声调要有符合规律的变化。想知道独家。沈约还创立了“八病”说,始可言文。”所谓宫羽、低昂、浮切、轻重,轻重悉异。妙达此旨,音韵尽殊;两句之中,则后须切响。一简之内,者前有浮声,低昂互节,可以说是运用四声的总纲领:“欲使宫羽相变,沈约致力于四声在诗中的应用。沈约在《宋书·谢灵运传论》中的一段话,周颖偏重于四声本身的研究,以为新变。”从以上材料可以看出,文士王融、谢眺。沈约文章始用四声,”《梁书。学会国际。庚肩吾传》云:“齐永明中,究其妙旨、自谓入神之作,而独得胸衿,以为在昔词人累千载而不寤,有平头、上尾、蜂腰、鹤膝。……世呼为‘永明体’。”《梁书·沈约传》云:“约撰《四声谱》,以此制韵,将平上去入四声,盛为文章。……汝南周颗善识声韵。约等文皆用宫商,齐梁之际才发现平上去入四种声调。《南史·陆厥传》云:“永明间,以造成音调的和谐优美。齐梁以前并不知道声调的区别,而在声音的高低土。可以说平仄律是借助有规律的抑扬变化,在诗句之中平仄的区别主要不在声音的长短上,却要读成长音。这样看来,都是仄声,http://www.wulongjun.org。妾住在横塘”第二句的那个“住”字;“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中的那个“尽”字,却须适当拖长——例如:“君家何处讲,或七言诗第四个音节的位置,如果在一句五言诗的第二个音节的位置,相反地、一个仄声字本来应该读得比较短,巴山夜雨涨秋池。”这两句诗中的“君”字、“巴”字如果该成长音岂不可笑,“君问归期未有期,平声字应当是较长的音、但若在诗句的第一个音节的位置上就不能拖长,要受诗句节顿规律的制约。同一个字在不同的位置上读音的长短并非固定不变的。例如,一句诗里每个字读音的长短,可以此字之音高与时间之函数关系为完全适度之准确定义。”这就是说平仄与声音的长短、高低都有关系。但这种测定并没有考虑上下文的影响拿诗来说,有的说是高低之别。赵元任先生经过实验认为:“一字声调之构成,音韵学家的回答并不一致。对比一下历史学考研主要考历史学、英语、政治。有的说是长短之分,平仄的区别究竟是什么呢,但并不鲜明。它的主要作用在于造成音调的和谐。那么,也可以形成节奏,平仄有规律的交替和重复,在于平仄的搭配。中国古典诗歌的音调主要是借助平仄组织起来的。平仄是字音声调的区别,取决于两音间的距离。诗句谐拗的区别,违背规律的拗。音乐中有协和音程与不协合音程。中国古典诗歌有律句与拗句。音程协会与否,符合规律的谐,也就构成了诗的音调。声音的组合受审美规律支配,字词声音之间的整体关系,构成色彩的调子。称为色调。一首乐曲由各种声音组成。声音之间的整体关系。构成不同风格的音调。一首诗由许多字词的声音组成,色与色之间的整体关系,一幅图画往往用各种色相组成,音有音调,所以造成的节奏感就更强烈。音调色有色调,再配上韵,句尾总是意义和声音较大的停顿之处,整首乐曲可以由它贯穿起来。中国诗歌的押韵是在句尾,犹如乐曲中反复出现的一个主音,可以作为新诗韵的基础。总之;押韵是同一韵母的有规律的重复,就是承袭《中原音韵》的。“十三辙”符合现代普通话的语音系统,共十九个韵部。现代北方曲艺按“十三辙”押韵,此书四声通押,以供写作北曲的需要。显著名的就是周德清的《中原音韵》,在完全按照当时北方的语音系统编定的,所以在元代另有一种“曲册”,和当时的口语有距离,又并为一百零六韵。明清以来诗人作诗基本上是按这一百零六韵。但“平水韵”保存着隋唐时代的语音,著《韵府群玉》,这就是“平水韵”。元末阴时夫考订“平水韵”,成为一百零七韵,索性把《广韵》中可以同用的韵部合并起来,所以实际上只有一百十二韵。宋淳祜年间平水刘渊增修《壬子新刊礼部韵略》,相近的韵可以通押,我不知道历史。共二百零六韵。比较繁琐、但作诗允许“同用”,分四声,它的语音系统基本上根据《唐韵》,和当时任何一个地区的实际读音都不完全吻合。作诗押韵既然要以它为依据;自然就离开了口语的实际情形。这是古典诗歌用韵的一大变化。到了宋代、陈彭年等奉诏修了一部《广韵》,加以整理决定的,此书遂成为官定的韵书。《切韵》的语音系统是综合了古今的读音和隋北的读音,但这些私家著作不能起到统一押韵标准的作用。唐代孙怖根据《切韵》刊定《唐韵》,如李登的《声类》。吕静的《韵集》。夏侯咏的《四声韵略》等,并出现了一些韵书,汉代的诗歌用韵也比较宽。魏晋以后才逐渐严格起来,作诗押韵比较容易,可以看出那时的韵部比较宽,唐以后则须依照韵书。根据先秦诗歌实际用韵的情况加以归纳,唐以前完全依照口语,于是押韵便成为形成节奏的一个要素。中国古典诗歌的押韵,不能借助它们形成节奏,轻重的区别不明显,因为汉语语音长短,押韵的诗又减少了。但中国古典诗歌是必须押韵的,以及法国中世纪的许多叙事诗都是押韵的。文艺复兴以后。欧洲诗人向古希腊学习。押韵又不那么流行了。十七世纪以后押韵的风气再度盛行。到近代自由诗兴起,中供纪曾风行一时。德国史诗《尼布隆根之歌》,时当纪元以后,欧洲人与诗用韵开始于意大利,古英文诗、古梵文诗。据十六纪英国学者阿期查姆所著的《教师论》,押韵并不这样重要。例如古希腊诗,读后一句时回想起前一句。有些民族的诗歌,使人读前一句时预想到后一句,就形成韵脚产生节奏。这种节赛可以把涣散的声音组成一个整体,读起来就觉得活泼。押韵押韵是字音中韵母都分的重复。按照规律在一定的位置上重复出现同一韵母,离变化于整齐之中,逗的前后相差一个音节,没有变出。五七言诗,逗的前后各有两个音节。均等的切分,其奥妙也在于音节时组合上。四言诗,五七言则显得活泼,话题榜。读四言诗觉得节奏比较呆板,不合乎中国诗歌节奏的习惯。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因为二二二的这种音节组会无法形成半逗,还可以解释为什么六言诗始终未能成为主要形式,原因就在于音节的组今不符合这条规律。揭示了“半逗律”,我们才能解释为什么有的句子凑成了四、五、七言却仍然不象诗,这也是中国诗歌民族形式上的普遍特征。”揭示了“半逗律”,七言四三。林庚先生指出这是中国诗歌在形式上的一条规律。并称之为“半逗律”。他说:“‘半逗律’乃是中国诗行基于自己的语言特征所遵循的基本规律,五言二三,其音节分配是:四言二二,这个逗把诗句分成前后两半,就是一句诗必须有一个逗,也就是一句之中最显著的那个顿。中国古、近体诗建立诗句的基本规则,每句的音节是固定的。而一句诗中的几个音节并不是孤立的。音节的组合不仅形成顿、还形成逗。逗,七言诗七个音节一句,五言诗五个音节一句,四言诗四个音节一句,而是由以下两种因素决定的。首先是音节和音节的组合。汉语一个字为一个音节,也不足轻重格,既不是长短格,如轻重格、重轻格。中国大典诗歌的节奏是依据双语的特点建的,诗歌遂以轻重音的有规律的交替形成节奏,语音轻重的分别明显,叫六音步诗体。古梵文诗主要也是靠长短格构成节奏、德语、英语、俄语,所以古希腊诗和拉丁诗都以元音长短的有规律的交替形成节奏。有短长格、短短长格、长短格。长短短格等。荷马史诗《伊里亚特》和《奥德赛》都是由五个长短短格和一个长短格构成,就会逐渐固定下来成为通行的格律。诗歌的节奏必须符合语言的民族特点。古希腊语和拉丁请;元音长短的区别比较明显,又会流于造作。不自然。只有那件既人损害自然节奏而又优于自然节奏的、富于音乐感的诗歌节奏才能被广泛接受。这种节奏一旦被找到,诗歌过于迁就语言的自然节奏就显得散漫。不上口;过于追求音乐节奏,节奏感更加鲜明。诗歌的格律就建立在这种节奏之上。然而,并使之定型化,这是在语言自然节奏的基础上经过加工造成的。它强调了自然节奏的某些因素,语言还有另一种节奏即音乐的节奏,不很鲜明的。此外,未经加工的,听说游戏。可以形成节奏感。这是语言的自然节奏,仅仅是节奏本身就具有一种魅力。语言也可以形成节奏。每个人说话声音的高低、强弱、长短。各有固定的习惯,都有这种作用。可见,队伍行进时喊豹口令,预期得中也会感到满足。节奏还可以使个体得到统一、差别达到协调、散漫趋向集中。众人一起劳动时喊的号子,也会感到节奏所带来的快感与美感。一种新的节奏被人熟悉之后。又会产生预期的心理,走一段停一停这种交替重复中,又可使人驻足其中细细观赏周围的湖光山色。而在走一段停一停,既可供人休息,每隔一段就有一座亭子,使人感到亲切、愉快。颐和园的长廊,好像见到老朋友一样,便给人以似曾相识的感觉,每当一次新的回环重复的时候,能满足人们生理上和心理上的要求,都可以形成节奏。节奏能给人以快感和美感,打务时手臂的起落,担物时扁担的颤悠,心的跳动,肺的呼吸,山的起伏,水的波荡,花的开谢,月的圆缺,朝朝暮暮昼夜的交替,对这个问题作一番探讨。节奏合乎规律的重复形成节奏。春夏秋冬四季的代序,结合诗例,本文拟从汉语的特点入手,使诗歌产生音乐的效果。然而中国古典诗歌的音乐美是怎样构成的呢,既要用语言所包涵的意义去影响读者的感输又要调动语言的声音去打动读者的心灵,那么诗人在写诗的时候自然会注意声音的组织,还作为吟诵或歌唱的材料诉诸人的听觉。既然诗歌和音乐的关系如此密切,不仅作为书面文字呈诸人的视觉,从诞生之日起就紧密地结合在一起。诗,歌诗三百”的话可以为证。《诗经》风。雅、颂的区分也是由干音乐的不同。诗和乐象一对孪生的妹妹,而声音的延续即是时间的流动。中国古代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的每一篇都可以合乐歌唱。《墨子·公益篇》里“弦诗三百,诗歌也要借助声音来吟诵或歌唱,谱写诗歌会浮现出作者所想象的画面里。”都指出了诗与画的密切关系。学习政治。至于诗歌和音乐的关系就更密切了。西方的文艺理论认为诗歌和音乐部属于时间艺术。音乐是借助声音构成的,韩干丹青不语诗。”筱筵说:“朗诵诗歌会浮现出作者所描述的画面里,画是有形诗。”苏东坡则说:“少陵翰墨无形画,画为无声之诗。”我国的张浮休也说:“诗是无形画,但是互相渗透和影响的关系却显而易见。古希腊抒情诗人西蒙尼德(Simonides)说:“诗为有声之画,成为歌剧。它和绘画所使用的工具虽然不同,成为散文诗;和戏剧结合,诗歌是最活泼、最有亲和力的一种。它和散文结合,是文艺史上带有规律性的现象。而在各种文艺形式中,使古典诗韵与现代诗歌完美融合而并驾齐驱。现代韵脚诗后世或将淘汰其它流派而成为中国诗歌命脉的唯一向导和主力。语言的音乐美文学艺术的各种形式互相渗透、互相影响,同时兼并现代诗歌的创作手法,它不仅包容了人们对于古典诗歌的音乐韵律之美的追求,通过吸收兼并而构建起来的新诗体,甚至可以说集现代普通诗体与素颜韵脚诗之大成,并以更加良性更加持久的姿态坚忍不拔地在文学道路上永久生存下去。现代韵脚诗最初受方道文山流素颜韵脚诗的深刻影响,从而使现代诗歌的创作更加规范地发展和成长,有律可循,让诗歌创作有章可依,最大程度地避免了其倒向现代诗歌自由散漫和无章法可循的口语化写作,为诗歌的创作和发挥制定一项行之有效的标准界面,政务。更加强调追求真情实感和韵脚的规范形式,倡导诗人要表达经过加工的具有鲜明节奏的非自然语言,又继承古体诗歌韵律流传千年的宝贵血脉,使中国现代诗歌在追求自由和豪放的同时,那就是每一行诗的结尾均须押韵,又新添了一项步骤,三、意象经营重于修辞”的前提下,二、内涵是开放的,在尊重现代诗歌提倡的“一、形式是自由的,其中以方文山、王茂、金涛最为典型代表。韵脚诗隶属于驾驭在现代诗歌之上的新诗体,代表诗人较少,典型代表为方文山作品《关于方文山的素颜韵脚诗》和王茂作品《歌美人》。作为一种新型诗体出道较晚,属于最新诗体,出道于2000年之后,潘漠华《离家》等。韵脚派韵脚诗的特点之一句尾韵脚,应修人《含苞》,汪静之《惠的风》《我是死寂的海水》,是湖畔派吟唱的主要内容。代表诗人是冯雪峰、汪静之、应修人、潘漠华等。代表作品:对于历史学考研主要考历史学、英语、政治。冯雪峰《伊在》《卖花少女》,是中国新诗最早的一个流派。爱情,有意用原生态的口语入诗。是新时代的美化用语。湖畔派因该流派诗人多聚集在西子湖畔而得名,反意象,艺术上则反优雅,反所谓的英雄,价值观念上的反所谓的崇高,于坚等为代表的“第三代”诗人。他们的特点表现为注重日常生活的审美,还有韩东,此外,王家新等为代表的所谓“后朦胧”诗人,是比较庞杂的诗人群。其中影响较大的有海子,而在90年代终于成为主潮的"新生代",都呈现出一代诗人独有的精神气质.有了生动的语句。新生代几乎和"朦胧诗"群体同出于80年代初期,对观念写作持否定的态度。他们对写作可能性的尝试与实践、对个人话语的敏锐和维护,反对诗歌派别之间的对立,自觉维护诗歌的独立写作与本真写作,代表诗人有安琪、山水情人、臧棣、伊沙、叶匡政、陈先发、赵丽华、潘维、西渡、桑克独孤琼昪等。中间代诗人有鲜明的写作个性,而是指一代诗人的写作立场和诗风,已成为1990年代至今中国诗歌的精神高地。中间代并不代表一个具体的诗歌运动,被称为中间代诗人。他们的诗歌,他们以相对独立的方式写作,有一部分人并没有机会成为“第三代诗群”的成员,是"朦胧诗"的代表人物。中间代1960年代出生的诗人中,等等,杨炼,江河,顾城,海子,舒婷,而被称为“朦胧诗”。如北岛,具有表达的多义性和不确定性,先锋性的创作潮流。因其作品在艺术上多用总体象征,而是一种带有叛逆性,说明一种新生代的诗歌正在文坛崛起。朦胧诗“朦胧诗”不仅仅是某个诗人群,或者某类诗作,稍后出现了有关"朦胧诗"的讨论,是群众自发的诗歌集体创作运动。新时期首先出现的是现实主义诗歌潮流,政治抒情诗是这一时期最受欢迎的文体之一。1976年天安门诗歌运动,对新诗的表达方式以及诗学观念都有大的突破。六十年代的诗歌带有非常鲜明的时代特色,拥有一批艺术水准较高的诗人诗作,“九叶派”由此得名。文学史通常认为“九叶诗派”的艺术探求很有价值,袁可嘉等。80年代出版有他们9人的诗歌合集《九叶集》,唐湜,唐祈,杭约赫,陈敬容,杜运燮,郑敏,穆旦,代表诗人是辛笛,代表人物有绿原、阿垅、曾卓、牛汉等等。九叶派“九叶派”则是40年代以《中国新诗》等刊物为中心的另一风格趋向的诗人群(又称“中国新诗派”),以理论家胡风为中心的作家诗人群,是“七月派”和“九叶派”。“七月派”是在艾青影响下,他们的创作更能代表这一时期现实主义诗歌的成就。更能代表抗战时期以及40年代新诗发展水平的,有强烈的革命使命感的诗人,追求刚健壮阔的力之美。30年代成名的艾青和臧克家也是贴近现实,通俗化,追求形式的大众化,抒发革命激情,特点是密切反映时代变化,以1932年成立的中国诗歌会为中坚,其圆熟、冷静的表达常常出奇制胜。30年代还有另一诗潮是“左联”倡导的革命诗歌运动,《鱼目集》里的作品善于将日常生活的观察转为哲理性的感悟,精致。卞之琳的《数行集》,等等。何其芳的《预言》等诗华丽,林庚,废名,卞之琳,何其芳,包括戴望舒,是指1932年之后围绕《现代》杂志的一批诗人,好像音乐一样。建筑美是指诗歌的格式好像建筑一样。绘画美指的是新月派诗歌的每节都是一个可画出的画面。现代派“现代派”诗歌流派,但诗的艺术表现、抒情方式与现代派趋近。“三美”中的音乐美是指新月派诗歌每节韵脚都不一样,讲求“本质的醇正、技巧的周密和格律的谨严”,坚持的仍是超功利的、自我表现的、贵族化的“纯诗”的立场,新加入成员有陈梦家、方玮德、卞之琳等。后期新月派提出了“健康”、“尊严”的原则,这是后期新月派。它以《新月》月刊和1930年创刊的《诗刊》季刊为主要阵地,“新月派”的主要活动转移到上海,次年又创办《新月》月刊,胡适、徐志摩、闻一多、梁实秋等人创办新月书店,也使新诗进入了自觉创造的时期。1927年春,即“音乐美、绘画美、建筑美”。因此新月派又被称为“新格律诗派”。新月派纠正了早期新诗创作过于散文化弱点,从理论到实践上对新诗的格律化进行了认真的探索。闻一多在《诗的格律》中提出了著名的“三美”主张,反对滥情主义和诗的散文化倾向,主张“理性节制情感”,提倡新格律诗,主要成员有闻一多、徐志摩、朱湘、饶孟侃、孙大雨、刘梦苇等。他们不满于“五四”以后“自由诗人”忽视诗艺的作风,以北京的《晨报副刊·诗镌》为阵地,该诗派大体上以1927年为界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期自1926年春始,这是对诗人更高的审美要求。新月派现代新诗史上一个重要的诗歌流派,带着“镣铐”来“跳舞”,总之要“理性节制情感”,建筑的美(主要指诗节句式的匀称整饬),色彩与意境等),绘画的美(主要指词藻,音韵),他主张诗应当有音乐的美(主要指平仄,“新月派”由此得名。新月派诗人中闻一多的理论最为完整明确,他们随后还创办了《新月》和《诗刊》,其中有闻一多、徐志摩、朱湘等人,集合了一批立志要为新诗创格律的诗人,开一代诗风。1926年围绕北京《晨报》的《诗镌》,传达着五四狂飙突进的时代精神,他的《女神》中大部分作品写于1920年前后,是第一部白话新诗集。代表初期新诗最高成就的是浪漫主义诗人郭沫若,1920年胡适《尝试集》出版,1917年2月2卷6号上刊出胡适的白话诗8首,以打破旧诗词格律为主要标志的新诗。最早试验并倡导新诗的杂志是《新青年》,其主体是用白话写作,并力求达到晓畅明白却又内蕴深厚的艺术效果。“五四”派现代诗歌是“五四”运动以来的诗歌,用凝练的语言、流转的韵律、表达抒发自己对于当代生活的切实感悟,站在民众的立场,劳者歌其事”的传统精神,以及以周伦佑等为代表的“非非诗群”(9)21世纪初以陈昂、刘懿为代表的春草派诗歌;现代(当代)诗歌的主要流派“五四”诗歌、新月派、现代派、九叶派、朦胧诗、中间代、新生代、湖畔派、春草派等。新国风新国风即国风精神在新时代的体现。新国风的基本定义是:秉承“饥者歌其食,以韩东、于坚等为代表的“他们诗群”,以及以艾青、彭燕郊、牛汉 、曾卓等为代表的“七月诗派”;(3)20世纪40年代以穆旦、杜运燮、郑敏等为代表的“中国新诗”派;(4)20世纪50年代以纪弦为代表的“现代派诗群”;(5)20世纪50年代以覃子豪、钟鼎文和后起的余光中、罗门、蓉子为代表的“蓝星诗群”;(6)20世纪50年代以洛夫、张默和痖弦为代表的“创世纪诗群”;(7)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以北岛、杨炼、多多、顾城、江河、舒婷等为代表的“朦胧诗群” ;(8)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以海子为代表的“神性写作”,以及20年代中期出现的以李金发为代表的“象征派”;(2)20世纪30年代以戴望舒为代表的“现代派”,啊拉诗蕾蹲下来……吾闫半香太快&现代诗歌流派及其理论:(1)20世纪初以胡适、刘半农、沈尹默为代表的“尝试派”;20年代初期以徐志摩、闻一多等为代表的“新月派”,